主页

太阳文学网

第二节身在何处

病房外的嘈杂声音突然惊醒了林平林平向窗外望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大雨已经止歇经过雨水洗刷的空气分外的清新林平却已经无心欣赏望了一眼身旁的妻子看到她满面憔悴的样子不由心中一痛。
房门轻响了一下二人向外望去看到肖护士静悄悄的站在门口望着二人的眼神有些复杂。
“秦医生来了吗?”林平终于问道他们可以在医院呆上一夜但是医生还要回去休息的。
“秦医生正在观察林逸飞的病情。”肖护士口气中有了惊讶。
林平一怔“观察?”秦医生已经来了?看一眼外边的天色估计时间应该远远没有到医生的上班时间儿子不是已经脑死亡了还观察什么他现在只能等待着一个判决何秀兰却是跳下床来“秦医生怎么说?”
肖护士犹豫了一下“秦医生说林逸飞的病情有了转机竟然渡过了危险期!”显然这个结果都是他们难以预料道的秦医生又叫秦安理在安平医院年纪尽管不大也才三十多岁的样子但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小有名气的主治医生医治病人竭心尽力口碑很好的她也一直很信任秦医生的判断知道林逸飞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没有想到真的有奇迹生了但是她倒对这个奇迹非常的期待。
“什么?”林平二人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悲和大喜之间的转换实在让他们难以承受何秀兰上前了几步一把抓住了肖护士的手臂“肖护士你再说一遍?”
林平也慌忙走了上来“我儿子有救了?”昨天的秦医生的语气已经如同判了死刑一样怪不得林平不敢相信难道原先是医院误诊?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转瞬又被儿子渡过危险期的消息冲的无影无踪。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肖护士有些紧张话也不敢说的太满了毕竟她也不希望让这对夫妇再次失望了“只是今天清晨负责监护的护士现了林逸飞的脑电波和心电图又有活转的迹象这才通知了秦医生秦医生听到了护士的汇报马上赶来了现在已经在特护室观察诊断了一个小时了。听那面的消息虽然还不算乐观可是比昨天好了许多了。”
“那我可以去看看吗?”何秀兰轻声问道似乎怕说重了惊醒了如同梦中的喜悦。
肖护士微微点点头道:“我只能带你们在特护室的外边看看但是能否进去还要听从秦医生的吩咐。”
用力的点点头何秀兰和林平跟真肖护士走到了特护病房的外边通过观察窗口看到里面的秦医生正在全神贯注的观察着什么二人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他只是又过了一会秦医生微微摇头已经走出了特护室。
“秦医生?我儿子他?”林平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医生摘下手套揉了揉眼睛有些疲倦他昨夜也没有睡好每一次的手术失败都让他寝食难安的虽然不能说是他的责任可是每一次都让他有挫折的感觉今天清晨接到护士的电话就匆忙的赶来忙到现在才喘了口气。
“林逸飞可以说渡过了危险期目前正处在深度昏迷的状态但是生命已无大碍。”秦医生的口气中有了一丝疑惑“这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微微顿了一下似乎觉得不应该这么说但是医生的责任还是让他说了下去“不过你们还要有些心理准备详细的结果还要给他做完全面的检查才能得出。”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何秀兰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医生望了一眼病房内的林逸飞微微叹息口气“这个我也不敢担保不过从脑电图的迹象来看应该会很快的。”
昨天的脑电图测试仪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坏了秦医生心中有些奇怪难道是昨天雷雨影响的结果?
感觉到强烈的喜悦充斥着胸口何秀兰握住了丈夫的手掌“平他们说逸飞没事了。”
林平安慰的拍了拍妻子的后背“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是心中有了一丝担忧因为他也清楚儿子的病情和伤势恐怕就算儿子清醒过来也要再治疗上很长的时间。
这个时间有多长医生没有说可是他知道绝对不容乐观的——
“完颜烈过来受死!”的一声长叫在这寂静的病房中显得如此的刺耳。
这是一间急护病房里面住的都是病危的病人就算不快断气了也是奄奄一息的不要说尖叫就算是喘气都很困难的既然如此能够出这声尖叫的怎么会是病人?
可是出这声略带凄厉喝声的正是一个病人床上那个年轻人整个人几乎捆在了床上的样子身上插了不下五六根管子头上身上都是一圈圈的白色的绷带缠着几乎如同一个粽子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只是却能看出这个年轻人最少能有一米八零以上因为从他头脚已经顶到了床头床尾就可判断的出来虽然无法动弹可是那声厉喝声正是他口中出一双眼睛中充满了惊骇和迷惑!
‘砰’的一声大响病房的大门已经被一人撞开冲进来一个中年女子正是没日没夜守候在病房外边的何秀兰。
望着床上的儿子双目圆睁突然惊喜的叫道:“平!你快过来看看小飞醒了。”
门外又小跑般的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略显消瘦的脸上有着几分憔悴正是林逸飞的父亲林平望见床上那个年轻人睁开了眼睛不由也是惊喜道:“医生医生快来快来我儿子醒了。”
“请你们轻声一些。”门外传来一声略带责怪的声音一个医生已经走了进来眼中满是责怪“这里是急救病房你们这一叫可想到别的病房还有病危病人的。”心中却是嘀咕道不对呀秦医生说了他儿子伤的那么重就算不死成为植物人也是大有可能医院把他留在这里只是观察阶段怎么会这么快的醒来。
“是是是王医生你说的对”林平迭声道:“你看我们都是欢喜忘记了。”主治的医生是秦医生负责观察林逸飞病变的就是眼前的这个王医生了。
“你忘记了别人受得了吗?”那个王医生又是嘀咕了一声还是快走了几步走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身前刚要俯下身去突然心中一愣他见过许多病人可是这样的病人却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病重的病人有这么犀利的眼神!
那种眼神如同刀刃剑峰一般的锋锐只是迷惘惊骇之意更浓“你是谁?”床上那个年轻人突然沉声道语气中竟然有了一种威势。
王医生不知道怎么的心中一颤身形僵在了那里“死……好孩子这是负责给你治病的王医生呀。”那个中年妇女口气中有些责怪更多的却是欢喜却没有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口气中的异样本来责怪着想要说个死孩子可是又是咽了回去毕竟这个死字太过不吉利王医生虽然并不是主治医生不过在他们眼中医院的哪个医生都是不能得罪的不然只要给儿子插的输液管少了一根儿子的受罪是小耽误了看病可是大事了。
心中有些伤感中年妇女望着儿子的周身的绷带和脑袋秦医生说这次车祸中孩子的腑脏和头部受伤最重最后也说了虽然脑电图观察的结果是乐观的但不排除无法醒过来的可能也就是说儿子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当时她一下子就蒙了可是比起送进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还是要好了一点她心情忐忑的抱着希望天天守护在儿子的身旁守了两天了才回去休息了几个小时就又和丈夫赶了回来毕竟儿子现在昏迷不醒没有什么准备的只要准备钱就行了。
她是个工程预算师和丈夫林平一个单位的如今算是个不错的行业收入稳定在工薪阶层而言已经算是中上了医疗费用虽然不少毕竟还能承担的起了。
本来没有抱着儿子马上醒来的希望没有想到儿子一天的功夫竟然醒了心中有些埋怨秦医生的夸大其词多半是医院想要多要点钱吧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只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如果在儿子的性命和全部家当只能选上一样的话她毫不迟疑的选择前者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儿子没有了可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这下看儿子清醒的很说话也正常植物人的危机自然不再了另外一个担心自然就是孩子的腑脏的伤势了秦医生说他伤的很重就算医治好了也恐怕留下后遗症恐怕日常的举动都很吃力尤其动不得力。
何秀兰担忧的不得了庆幸中隐约有了长远的考虑人都是这样所有的事情先顾了眼前但是眼前的危机一过作为母亲的何秀兰自然想到了儿子的未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逸飞还很年轻如今暑假已经过了大半儿子大三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只是以他这种伤势短短的时间绝对无法恢复的看样自己过两天要给他办理一下休学的手续他又喜好打运动平日打打篮球踢踢足球什么的如果知道了自己以后连动都有些困难他恐怕第一个就是无法接收不过这件事情要退后一些时候再说毕竟儿子苏醒了过来拣回了一条小命已是幸运了其他的事情自己和丈夫解决就是了只是那个天杀的司机撞了人后竟然扬长而去找不到下落实在可恨!
“你是谁?”床上的年轻人的一句话差点把沉思中的何秀兰骇的跳了起来左右的望了一下确认儿子是在和自己说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忧虑望了一眼王医生目光终于落在了儿子的身上伸手在那个年轻人眼前晃了晃“逸飞这是几?”头一个念头就是儿子的脑袋没有坏但是眼睛被撞坏了不然怎么会不认识养了他二十多年的亲生母亲。
目光中了有了一些疑惑床上的那个年轻人缓缓道:“逸飞?”眼神中已经没有了惊骇只是疑惑之意更浓飞快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都是陌生的脸孔穿着奇异的服装打扮奇特陌生的环境更是见所未见。
我这是在哪里?他们是谁?看起来不像对我有敌意的样子自己伤的很重怎么真气一丝都提不起来?只是心中虽然惊骇莫名但他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波折无数更是身为岳元帅帐下第一高手可以说的精神都是铁打的这会的功夫已经恢复了冷静。
脑海中隐隐有些作痛好像一个前所未见的怪物带着四个轮子向了自己把自己撞的飞起来不对那不是自己那是一个文弱的少年人打扮和眼前的众多怪人有些相似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自己还感觉那个少年人就是自己?
虽然眼前这些人长的和自己差不了多少只是为什么打扮的怪异无比?
只是那个幻象转瞬又被一张清冷狂傲的面孔压制的无影无踪。
完颜烈!他又是大吼了一声几乎把身前的王医生吓的坐倒在了地上。
他实在没有想到完颜烈的‘十三无极功’的修为已经不下于自己再加上一个出手诡异的完颜飞花他竟然渐渐的落在了下风。
无奈之下自己使出了九别十八离中就是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别魂离魄’**当时只记得二人当时的刀剑一击可以说是惊天动地自己受了重伤可是看到二人鲜血狂喷的样子萧别离就知道完颜烈和完颜飞花也不好到哪里去。
他是萧别离‘问天剑’萧别离岳元帅帐下第一高手没有哪个能在他的手上讨得好去魔刀完颜烈也不行!
只是自己的别离功法越是受挫威力反倒更大施展出别魂离魄后结果如何已经不在他考虑之内只是想借势击杀他们二人除了岳元帅的大患没有想到胸前突然一热转瞬一道耀眼的光芒笼罩了自己再下一刻的功夫自己竟然失去了知觉。
银瓶?那块玉?一张天真无邪的面孔浮现在他的脑海嘴角一丝调皮的微笑伸手将一块古怪的玉戴在了自己身上“别离我要你念着我每天看到这块玉的时候就想我一遍。”
如秋水般的眼眸中闪现着温柔的光芒如果看到此刻的岳银瓶没有人会想到她也是宋金战场上赫赫有名的夜叉神枪将。
每次出征的时候岳银瓶都是戴着一副夜叉的面具遮住了她那姣好的面容只是手中的一杆龙枪施展的出神入化别人都说夜叉神枪将的武功已在岳飞之上岳飞也是使枪的沥泉龙枪一杆可以和‘问天剑’和‘烈炎刀’齐名的神枪。
没有人知道凶神恶煞般的夜叉神枪将竟然是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而且就是岳元帅的女儿更没有人知道沥泉龙枪本是两柄一柄岳元帅使用一柄就是送给了自己心爱的女儿。
沥泉龙枪本来又叫做沥泉龙凤枪!
可是萧别离知道因为他已经把岳飞当作了自己的长辈一样的人物没有岳飞也就没有如今的‘问天剑’萧别离他也把岳银瓶当作了自己的至爱没有了岳银瓶也就没有了以后的萧别离。
黯然销*魂者唯有别矣!
可是他知道别离是为了相聚!
他和岳元帅一样只想着痛捣黄龙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只有那样天下才没有什么夜叉神枪将也没有什么‘问天剑’萧别离!
只有一对倾心相许的爱人永世不离!
只是前方探子回报朱仙镇告急!
杨将军身陷小商河!
萧别离星夜启程赶赴支援他只希望杨兄弟能等自己赶来!
萧别离心中一痛岳云张宪王贵杨再兴还有他萧别离被宋金战场称为‘岳家五虎’哪个都知道要除岳飞先杀五虎只是五虎之中哪个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又有谁能有那么大的本事杀了五虎!
可是杨兄弟竟然死了死在小商河乱箭穿身而死他来了只能见到杨兄弟的尸身可是杨兄弟毕竟神勇朱仙镇的金兵也被他杀了七七八八。
他赶来的时候才杀了残余的金兵没有想到就碰到了金军前来救急的完颜烈!
宋金主将都是不凡也都知道朱仙镇的这个兵家要害之地绝不能失因为金兵妄想依托朱仙镇再次南下而岳元帅也想要占领朱仙镇借势跨河北伐!
他是第一波人马知道后继大兵定会陆续赶到就算谁不不来可是他知道银瓶一定会到的夜叉神枪将绝对不会让‘问天剑’一人涉险因为在银瓶的心中萧别离已如那块玉一样都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玉对了那块玉突然想起了什么萧别离伸手就要向怀中摸去扯动的床头的吊瓶乱慌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绑了起来。
飞快的扫了一眼身上的束缚嘴角一丝冷笑这些人也太轻视自己了竟拿着一些破布想要捆住自己不过转瞬又有些疑惑情形不像的倒像是他们给自己疗伤自己难道受伤了被自己手下士兵抢救了回来但是自己的兄弟们呢怎么一个不见若是落在完颜烈的手上他绝对不会这般轻视自己多半已经用铁笼子困住了自己完颜烈当然知道萧别离是铁打的不死之身!
可是两种情况又都不像若不是自己的兄弟或者是金兵俘虏了自己自己又在哪里?
只是这个中年妇女又是哪个对自己怎么这般关心?
他阅人无数别的好意歹意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当然已经看出了中年妇女眼中的焦虑关怀之意!


  文章来源:https://www.kanunu8.com

tyyph.com

猜你喜欢

申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友互联网转载,不做任何商业行为操作。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知rosejanemama#outlook.com,24小时内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