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太阳文学网

第八节牛副统帅

“影响是有一些不过倒也无妨了。”萧别离还想伸出手去被别人喂药对他而言还是有些不大习惯了。
固执的将药匙停在了少年的嘴边肖护士仿佛不喂下这勺药就绝不放弃的样子。
萧别离的手停在了半空终于还是放了下来乖乖的张开了嘴将药咽了下去。
“这才乖。”肖护士扳着的俏脸如同寒冬回春又从药碗中舀出了一勺递在萧别离的嘴边。
一口口的咽了下去萧别离心中苦笑却暗自运气将吞入腹中的药汁逼向了丹田陡然间全身又是一震萧别离沉哼了一声额头满是汗水。
肖护士一惊“你怎么了?是这药不对吗?”
长舒了口气萧别离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感觉到丹田内力虽然微弱但是比起昨日又雄厚了一分不由有些欣慰虽然比起八百年前的他还是天壤之别可是聊胜于无了他向来不是怨天尤人之辈就算宋金战场绝处之时也不会放弃最后的努力这才数次得以绝处逢生这次虽然算是最惨的可以说是武功尽失可是百折不挠的性格让他绝不放弃任何努力。
药方其实不算稀奇只是做个引子罢了要想恢复以前的别离神功就呀完全靠他自己的不懈努力了。
“还好我想再服两剂也就差不多了麻烦你让钱医生熬药的时候减少一钱白术增加一分白芷了。”
肖护士把药碗放下惊奇的问道:“你真的会看病?”
看着眼前的少年虽然大汗淋漓精神比起才刚又强盛了许多他被车撞了五脏六腑几乎爆裂就连秦医生都说最少要静养三个月以上没有想到听少年自己的说法只要再服用两剂他配的药方就会没事这种怪事肖护士可是从未见过。
萧别离苦笑一声突然抬眼向门口望去肖护士随着他的目光望去病房门口探进来两个脑袋正是林逸飞的同学牛奋和水中宇。
看着他们想进来却又犹犹豫豫的样子肖护士放下了药碗招招手道:“干什么?林逸飞是这个病房。”
“我知道阿飞是这个病房。”大牛腆着脸挺着胸走了进来“可是就是不知道打扰你们不?”
“什么阿飞”肖护士脸色一扳“是林逸飞或者逸飞阿飞阿飞的多难听。”在肖护士的眼中这个林逸飞可绝对不是什么阿飞太保了。
“呵呵”大牛搔搔脑袋扭头望着水中宇道:“你看还是小飞有魅力呀就是漂亮的护士姐姐都维护起他来了。”
水中宇一笑阴阳怪气的道:“你也挺有魅力的听说音乐系的翠花对你也蛮有兴趣的?”
“好你小子”大牛作势要打“你说三句就要有两句半臭我你以为你就比我强到哪里去吗?成天盯着电脑屏幕看你以后就娶电脑做老婆吧。”
肖护士一笑已经知道他们的用意既然大家都知道林逸飞是因为失恋的事情引起的自闭说不定从这方面下手反倒让他感觉能好一些不过他们虽然是一番好意却不知道眼前的已经不是林逸飞萧别离更是失恋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肖护士能不能问一句。”大牛看萧别离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一句不吭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毛他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望着眼前住了几年的室友更是从小玩到大的同伴竟然有些陌生的感觉。
“什么事情?”
“不知都我如果上这个医院了能不能得到小飞的这种照顾。”刚才他们在病房外边看到肖护士一勺一勺的喂着好友大牛和阿水虽然同情小飞的不幸可是又不由有些羡慕小飞的待遇。
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肖护士都可以说的美女中的美女更难得的是那种温柔的性格他们在学校里面见到的不是天之骄子就是天之骄女的性格虽然不是什么飞扬跋扈可是像肖护士这样的性格可是少之又少了。
“当然可以”肖护士抿嘴一笑“不过有个前提。”
“什么前提?”大牛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就是你必须也要和林逸飞伤的一样重”肖护士微笑道:“你要知道我可是特护病房的护士你如果能够进得来特护病房我一定像对待林逸飞一样对你了。”
“免了吧我可没有这个运气”大牛吓了一跳“小飞这回是福大命大我要是被车撞成了这样估计不会进入特护病房直接就进入太平间了小飞你说是不是?”
萧别离一怔看了眼前的大牛一眼“你是和我说话?”
“不是和你还有哪个。”大牛作势要打肖护士连忙挡在他的前面“别闹了你和阿水闹闹还可以林逸飞可是个重病号你小心把他的伤口弄破了。”
大牛一笑放下了手“肖护士你别紧张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以为我脑袋真的一根筋呀小飞?你怎么看着我的眼神怪怪的?你不会连我也不认识了吧?”
萧别离沉默不语心中只是道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前生轮回不然怎么才看到了岳元帅尊称为大哥的秦会之这会又看到了和自己出生入死的牛将军?
牛将军自从入了岳元帅帐下武功不弱也是岳家军中的副统帅更是抗金的名将和自己更是意气相投难得的投缘不过牛将军不但年龄大过自己更是大了岳元帅显然不会是眼前的这个毛头小子
只是这真的是轮回还是他们只是长的相像而已?
终于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大牛伸手在床上的少年晃了几下“小飞?”
萧别离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阁下可是姓牛?”
“好家伙你总算没有忘记我什么阁下阁下的还殿下呢?”大牛喘了一口气却没有听出萧别离口气的怪异。
他果然姓牛?就和那个医生姓秦一样?萧别离心中一动脸上有些异样。
水中宇却比较心细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小飞我是谁?”
萧别离看了他半晌终于摇头道:“不认识。”
这下病房里的人都变了脸色大牛吃惊的嘴都合不拢“小飞你不认识阿水?难倒你真的和阿姨说的那样撞坏了脑袋?”
水中宇扯了大牛一下大声道:“你紧张什么小飞和你开玩笑你难倒看不出来吗?”
大牛一愣“可是……可是我看小飞不像开玩笑了。”
“什么不是开玩笑你还不知道小飞的脾气了小飞快开学了你得抓紧时间好呀不然耽误了学分可就亏大了。”
“还学分呢”肖护士虽然知道阿水是顾左右而言他了还是忍不住道:“他伤的不轻我倒建议你们劝劝何阿姨给他办个病退了。”
大牛和阿水互望了一眼又把目光移到林逸飞的身上本以为他会大声反对或者焦急万分阿水更是想到小飞本来苦追风雪君不放又怎么会轻易病退让风雪君看不起其实小飞哪里都不错就是对感情的方面太较真了无论哪个都知道风雪君是玩他呢可是就他自己不知道。
“小飞不用担心”看着床上的少年无动于衷的样子阿水一下想到那句古话哀莫大于心死风雪君跟了汪子豪了小飞听肖护士的说法看样不休学都不行了人家都说男人两样最大事业爱情大学生当然是学业爱情了小飞这下子两样都受到了重大的打击难怪这么意志消沉产生避世的心理了自己和小飞可是朋友一场这个时候不帮还什么时候帮了。
“凭你的脑袋就算休息个一年半载的也照样能把学分补回来再说你没有听说过软件业的巨头大一就去创业了你实在不行……”他突然停了下来只是因为他看林逸飞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
“他这样多久了?”阿水有些担心低声的问道。
“自从醒了以后他就是精神恍惚的总是说什么宋金岳飞的”肖护士望着林逸飞道“这样吧我们都出去让他好好静静了。”
“我觉得我们陪陪他更好一些”大牛嘟囔道阿水一扯他的袖子“陪什么小飞有肖护士陪着用你做灯泡呀回去陪你的翠花去吧。”不等肖护士表示反对意见已经拉着大牛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终于又停了下来“肖护士?”
“什么事?”
“我们先回去问问学校小飞的事情怎么处理最好这里就拜托你了林叔和阿姨估计也担心这事呢我们改日再来看他了。”
肖护士微微点头看着他们二人离去轻轻叹了口气。
“你叹气作什么?”身后的少年问道。
肖护士霍然转身看到林逸飞正望着自己脸上微微一红“你有这么好的父母这么关心你的同学就应该振作起来不要再让他们担心了。”
“开学?”萧别离喃喃念了一句“林逸飞还要上学堂?他们考状元吗?”
肖护士一愣“林逸飞?学堂?状元?”不由有些薄怒“你真的糊涂还是故意装糊涂?”
萧别离沉吟了片刻突然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被撞的不轻很多事情都不忘记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说说林逸飞这个人?”
肖护士望了他足有半刻钟的功夫叹息道:“说你糊涂呢你说话又是这么有条理说你明白呢怎么问的都是这么幼稚的问题?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秦医生说你是自闭我看你倒像失忆了。”
“失忆?”萧别离喃喃自语道:“我倒希望自己真的失忆只是有些事情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肖护士没有听到他嘀咕些什么耐心解释道:“你是林逸飞江源市出生的现在是浙清大学的学生你不是要靠什么状元你现在已经是状元了你们九月份开学虽然以你目前的身体情况还是不能上学不过我想你家人给你办个休学一年后再上最多也是晚就业一年了你家里又没有什么负担我想你也不用过于担忧的。”
望着林逸飞专心的听着自己解释肖护士忍不住问道:“这些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萧别离摇摇头却不言语。
“你撒谎。”肖护士突然大声道。
萧别离眼中一丝不解“什么?”
“你记得大牛!你记得牛奋姓牛!”肖护士激动道。
牛粪?萧别离苦笑道这人好怪的名字怎么长的有点像牛大哥“我不记得他这个人只不过他和我一个姓牛的朋友长的很像。”
肖护士看他不似作伪的样子不由奇怪问道:“你那个朋友叫什么难倒也姓牛?”
萧别离缓缓点头“不错他是个将军抗金战场上赫赫有名的牛皋牛副统帅!”
肖护士差点气的背过气去敢情眼前的这位还幻想着在宋金呢牛皋她当然也听说过那不是说岳全传中一个性格鲁莽急躁的人物不过好像小说中说他是个福将每次都能转危为安了。
如果肖护士手中有把榔头她恨不得给林逸飞一下子让他好好的清醒一下只是肖护士手无寸铁只能板着脸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林逸飞自闭的不轻!
“那你说说这个牛皋有什么功绩吧。”肖护士灵机一动笑盈盈的问道。
她知道牛皋的事迹无非是从说岳小说中得到的也是一知半解她不信林逸飞知道的会比她多很多如果林逸飞说不出来自己不正好劝说他放弃自闭的念头了。
“牛副统帅的功绩?”萧别离沉思了片刻“他的功绩实在数不胜数只是在加入岳家军前就已经功勋无数金人攻击京西之时他和金兵决战不下十次无一败绩金人南下自荆门北归牛副统帅潜军宝丰宋村再败金兵更杀了金国大将完颜伤后于金人战于鲁山邓家桥屡战屡捷金人见了无不退避三舍他战场遍及方圆千里战功到处可见就算岳元帅用兵如神却也不能不佩服牛副统帅的有勇有谋!”
萧别离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自己当初赶往朱仙镇的时候牛将军另有它事不然定能和自己并肩作战大破金兵!
自己生平只服两人的用兵一个是岳元帅另外一个就是牛副统帅了他和牛皋也是忘年之交不知道怎地牛皋对他的友情难以言表他又一直说自己像一个人只是像哪个他却从来不曾说及只是每当提起那人之时总是有着说不出的怅然之意!
或许是因为牛大哥以为自己非常相似另外一个人才对自己青睐有加?
肖护士却是越听越奇眼前少年所说的她可是闻所未闻只是听他煞有其事的样子又不像假的“你说牛皋可和岳飞媲美?小说中可不是这么说的!”
小说?萧别离一愣那是什么?
看着萧别离愣的样子肖护士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就是你们宋朝时候的话本!”
说完之后肖护士有些后悔他既然是自认为宋朝的人自己这么说不是变相的刺激他吗?
没有想到少年反倒听懂的样子微微点头“野史?”
前朝很多事情记载在民间众说纷纭就算他们自己都有些不恨清楚这么说来八百年后记录的也多半是后人推测编造的了虽然或许有那么一点点是真的就和他们的历史中也夹杂着或真或假的言论。
但是事实的真相很可能早已如大海中的浪花湮没的无影无踪!
肖护士反倒一怔“不错话本是和正史是有区别的不过小说还算不上野史野史还有真人小说中的人物多半是虚构的。”
萧别离点头“你说的不错人或许还是那个人只是事情就很难说了。”
“不过我看你对历史这么有兴趣倒建议你不要学新闻系了改学历史系算了。”肖护士说罢抿嘴一笑说不出的调皮之意。
看着少年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肖护士又问“既然你对牛皋这么熟悉说说他当过哪些大官了你和他在一起也是不小的官职吧。”
心中却有些疑惑自己怎么和他一块疯了起来又一个念头升起找出他的错误然后唤醒他。
“牛副统帅战功无数官职亦多”萧别离如数家珍般“先从荥州刺史中军统领做起后来先后为西道招抚使、安州观察使、蔡州镇守使、亲卫大夫等职。”
肖护士吃惊的望着少年实在搞不懂他说的真的假的。
“其实以他的本事本来和岳元帅并驾齐驱也无不可只是他甘心入得岳家军从唐、邓、襄、郢安抚使做起”萧别离神采奕奕这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父兄一样的人每次提起他的朋友都能让他感觉心潮澎湃虽然他本身是个非常冷静的人。
可是他喜欢朋友喜欢和朋友为一个目标而努力的感觉!
他们和岳元帅一样的想法!
驱逐胡虏还我中原!
肖护士有些害怕又有些担忧可是还忍不住想听他说下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反反复复他说的或许是真的?
“只是牛大哥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很快升为神武后军中部统领宁**承宣使荆湘南路马步军副总管更是成为岳家军的副统帅其实岳元帅说过只好能直捣黄龙迎回二圣哪个做统帅也无不可的只是牛大哥执意不肯。”
心中微微有点疑惑岳元帅和牛大哥一样都是用兵的不世奇才就算岳元帅的儿子岳云张宪等人桀骜不驯可是面对牛大哥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只是牛大哥却甘心辅佐岳元帅并没有丝毫不满的意思难倒他也是和岳元帅一样的看法认为无论是谁做统帅都是一样的?
肖护士有些难以置信一个小说中鲁莽碰运气的汉子竟然被林逸飞说的和岳飞并驾齐驱?更吃惊的是林逸飞说的头头是道没有丝毫编造的迹象。
“这些都是你从那个剑缘游戏中看到的吗?”肖护士小心翼翼的问道。
“游戏?”萧别离目光一寒“我们征战疆场马革裹尸百死一生的去抗击胡虏你竟然说是游戏?!”
肖护士退后了一步嗫喏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
病床上的少年望了她半晌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淡淡道:“不错你说什么并无所谓而且以前的历史如今看来是不是游戏也无关紧要。”
只是口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意兴索然这是八百年后不是宋金战场他已经明白这点只是他还是放不下!
病房内一片沉寂肖护士望着少年惊恐的心情慢慢的缓和下来咬咬嘴唇还是走了上来“你也说了这么久休息一下吧如果……如果你想继续述说你的宋金战争我……我明天来听好吗?”
眼看少年躺在床上目中有些索然肖护士犹豫半晌向门口走去只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舍不得离开。
缓缓的走到门口肖护士突然转过身来向着少年一笑“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目光终于移到了肖护士的身上少年报以一笑“可以。”
看到少年的笑容肖护士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高兴“牛皋是岳家军的副统帅官一定大的不得了那你呢?你是什么官?”
萧别离缓缓道:“我只是岳元帅帐下的一名先锋而已和牛大哥远远不能相提并论的。”
肖护士嫣然一笑想了一会又道:“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心中却是奇怪异常我这是怎么了难倒真的相信他是岳飞帐下的一个先锋还是我……
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一双秀目只是望着病床上的少年突然心头一震床上的少年双目有神炯炯如炬哪里像是有病的样子。
“你们也有历史这种说法吧?”萧别离只是沉吟片刻终于问道。
肖护士点点头等待他的下文。
“那就麻烦你找本宋代的历史我……我想看看。”萧别离望着肖护士目光中满是恳切。
虽然知道拿过来宋朝的历史书对于眼前的这个自闭的少年只有坏处肖护士竟然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好明天我就给你拿来。”


  文章来源:https://www.kanunu8.com

tyyph.com

猜你喜欢

申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友互联网转载,不做任何商业行为操作。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知rosejanemama#outlook.com,24小时内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