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太阳文学网

第七节温柔

“这位同学你倒是说话呀。”年轻女警手中拿着笔和本子本来准备记录等了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忍不住抬头催问道。
“我……我不知道。”萧别离终于回答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年轻女警明显不满把手中的本子一合“这位同学你要搞清楚了虽然现在我们是让你协助调查可是也是在想帮你抓住肇事者还你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和谐你这样不配合你要知道我们也可以只备案而不用详查的。”
林母慌忙走了过来“小飞妈知道你辛苦现在身体不舒服可是你再仔细想想难道对于那天生的事情真的一点不记得了吗?”
望着林母眼中的焦急和关切萧别离总觉得有些歉意自己的神识在她儿子的体内是不是也该为她做点什么陡然间心中一动想起才清醒的时候脑海中一掠而过的图像“你们等等我要想想。”
看着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年轻女警嘟囔了一声中年男警倒是好耐性挥手止住了同事的不满。
只是片刻的功夫萧别离脑海中隐约又现出那个羸弱少年人的形象不由有些欢喜如果真能唤醒林逸飞的意识的话对自己而言也可以说是个帮助。
毕竟对于这个时代自己还是太多陌生了如果能够经常回顾一下林逸飞的过去对自己适应这个时代多少有些帮助。
脑海中的林逸飞恍惚的走在一条街道上失魂落魄的样子萧别离心中有些不满看他这副颓唐的样子如果是在岳家军这种精神早已拖出去打了突然浑身一震一声刺耳的鸣笛声从林逸飞的身前响起‘砰’的一声大响林逸飞已经飞了起来又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脸上突然露出愤怒的神色萧别离看到那个少年挣扎着正要起来那个带着四个轱辘的怪物再次冲了上来少年躲闪不及又被撞起滚到路旁台阶的一个角落里面脑袋正碰到一块大石上面哼都不哼一声已经失去了知觉。
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疼痛的样子萧别离暗骂了一声对了这不是自己的头这个脑袋还是林逸飞的唯一属于自己的就是神识他虽然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那个怪物一心想要那个少年的性命而不是简简单单的误伤了。
“是一个带着四个轱辘的黑色怪物撞到了林逸飞的身上哦也就是我的身上。”萧别离知道自己如果不承认是林逸飞的话估计很快又要捱上一针了。
“四个轱辘的黑色怪物?”中年警察眉头一皱一时没有明白床上这个少年说什么。
“黑色轿车就是黑色轿车了还什么四个轱辘的黑色怪物”年轻女警嘟囔了一句用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亏得还是重点大学的天之骄子呢连话都不会说。”
中年警察听到了同事的嘟囔这才明白了过来不由哑然失笑。
“然后林……我滚到在了地上那个四个……黑色轿车又冲了过来把我撞到一个角落中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萧别离不但是武学天才而且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领这个时候对于别人说的一遍的话转眼就用了上来虽然他不知道黑色轿车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好像是自己那个时代的马车只是没有马它是怎么动的?萧别离有些奇怪。
蓦然又想到都说三国时期的诸葛武候的木牛流马巧夺天工后人难及难道这个朝代的手艺更盛诸葛武候?
中年警察皱起了眉头如同当时事情真的和这个学生说的那样这就不能简单的归为恶性*交通事故而是蓄谋谋杀了案件的性质也就有了天壤之别。
“你看清楚车牌号码了吗?”年轻女警问道。
车牌号码?萧别离想了半天犹豫问道:“是不是最前面的那些图……文字?”
“废话。”年轻女警虽然极力忍了又忍可是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她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大学生看他的反应和说话几乎是和小学生差不多的智商也可以说是弱智怪不得如今都说当代大学生是应试教育的产物眼高手低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就是这个小小的交通事故他都不能描述清楚很难想像他会是新闻系的学生新闻系不都是要求口齿伶俐能说会道吗他这样的表现就算是学考古别人都会嫌弃的。
她手中的档案上清楚的记载着林逸飞男二十岁就读浙清大学新闻专业三年级。
本来想说自己的确不认识什么车牌号码事实上也是如此可是望了一眼何秀兰萧别离终于忍住了这个念头“可以把你手中的笔……借我一用?”萧别离虽然不能肯定那是笔可毕竟看到眼前这个女的在纸上写字知道那多半是这个朝代的人用来写字的工具了。
年轻女警一怔“干什么?”却把手上的纸笔递了过去看了一眼他的手臂上面还插着两根输液管皱了下眉头“你说就行了我来记录了。”
萧别离伸展下手臂握了一下拳头觉得问题不大心中苦笑我如果能说出来还这么麻烦干什么他虽然能从林逸飞的意识中找到当初的回忆却不知道那车牌上到底画了什么虽然那对现代人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拼音和数字可是他却不知道。
勉强的在纸上歪歪斜斜的把记忆中的车牌绘制了出来萧别离也顾不得别人诧异的目光肯定道:“就是这个了。”心中暗道这个东西比起毛笔来可难用了不少不过也是他从来没有用过不习惯罢了如果用多了估计也是很快能适应了。
年轻女警皱着眉头接过了纸笔对眼前这个大学生写的字只能用狗爬的来形容不过好在还不影响她认出车牌号码“赵队长我们需要回去查查这个车牌才能知道肇事车主是哪个。”
赵队长点点头和秦医生打个招呼又叮嘱让林逸飞安心养伤说了几句定能让肇事者绳之以法的话后转身离去。
秦医生走到萧别离床前才询问了两句病情就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急声道:“他在哪里?”
“钱医生你不用急他跑不了的。”肖护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
秦医生回头望去看到肖护士拿着自己写的那个单子身后跟个小个子的老头颌下一绺山羊胡子眼睛虽小还是蛮有神的正是中医科的钱医生不由怔了一下“肖护士?”语气中带了责怪心道我只是让你问问这个老头子药方会不会吃死人你怎么把他带过来了。
这个老头脾气有些古怪向来只认中医不认西医的只是这个年头开点中药实在用不了几个钱不像西医开个药方划点高价药医院就能赚上一笔既然这样院长自然就不喜欢这个老头子了几次想要把这个中医科室取消只是因为钱医生资历老又和赵院长关系不错还是留了下来。
“我把方子交给了钱医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一定要过来见见开方子的人没有办法我这才带他过来了。”肖护士无可奈何道。
钱医生的目光已经落在床上的萧别离身上目光中有了狐疑还是走到了他的身旁“小伙子这方子是你开的?”
萧别离微微点头“不错。”
“那你知道防风何解?”钱医生眼中光芒闪动还有了一丝激动。
“防风又名屏风喻御风如屏障也”萧别离淡淡道:“其味辛甘性微温而润为风药之润济我又如何不知。”
他却没有注意到房间众人望着他如同看着外星人一样一方面是因为他满口古文另一方面却是怎么看他都比秦医生还要像医生。
“说的好”钱医生一拍大腿“现在年轻人还有知道这个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萧别离有些苦笑敢情你们这个朝代已经不需要这些了这有是什么不容易的我们那个朝代孩童都有所涉猎何况我萧别离不过看眼前这个情形在场之人只有你一个清楚一些了。
“那你知道防风配黄芪白术又有什么功效?”
肖护士看了一眼林逸飞又有些奇怪的看着钱医生这个老头子脾气蛮怪不过都是对顶头上司而言了对于护士医生什么的若是不惹到他头上他也不会搭理不过钱医生脾气古怪却很沉稳这样的激动的表情只有在和院长吵架的时候才能看到了。
“防风配黄芪白术即称玉屏风散方中黄芪实卫得防风则使邪去而外无所扰得白术以培中固里是脾健内有所据所谓‘在芪防收在术’可以内外兼顾大夫常用来止汗去寒却很少有人知道也是通经止血的偏方。”
四下望了一眼看到众人都和木头一样呆立在那里望着他的眼神含意万千萧别离心中一动知道他们多半不懂既然如此也就多半要把自己当作疯子对待了。
“高实在是高!”钱医生山羊胡子连连颤动翘起了大拇指连声道显示内心颇为激动转身向肖护士道:“小肖去把我熬中药的家伙搬过来我这就给他熬药。”
肖护士一怔还未说话秦医生一皱眉头叫了一声“钱老师。”他年纪不大对医院的老医生还是比较尊敬虽然他可以说是安平医院的一把刀就算是赵院长看见了也要亲热的叫一声小秦。
“什么事?”扭头看了钱医生一眼钱老头皱了下眉头好像和他并不对付的样子。
“这里是病房如果要熬药能不能请你老去别的地方。”秦医生不得不提醒道。
“病房怎么了谁规定病房就不能熬药了你还不是没有坐到老赵的位置呢难倒就想骑在我的头上?”钱老头胡子一翘一翘的颇为激动的样子。
秦医生有些苦笑本以为只是让他只是看一下药方避免出什么舛错没有想到请来难伺候的大爷。
何阿姨有些来气不过敢怒不敢言她对秦医生的印象不错对这个老头飞扬跋扈的非常反感只是看样秦医生都敬他三分不用问肯定也是在医院有点势力的既然这样那也是不能得罪的小飞在医院养病万一被人穿小鞋儿子的罪可就遭大了。
钱老头抬头看到肖护士仍然站在那里有些不悦道:“小肖你怎么还不去?”
“钱医生”肖护士甜甜的叫了一声“你那个炉子那么重我怎么搬的动?再说这里的病人都适合静养如果熬的满房间都是药味病人说不定会投诉的不如我陪你去熬药等到熬好了再给拿过来了。”
“你说的不错”钱老头脸色缓和了下来看了秦医生一眼见他尴尬的样子心中不由有些得意。
老头争强好胜前几年中医吃香的时候那可是安平医院风光的人物没有想到自从改革后医院聘用了不少外来的医学精英秦医生是名牌大学毕业留学归国手头也真有两下子再加上中药的利润不高老头也慢慢不如往日了心中对秦医生多少有些疙瘩这下出尽了风头却也不想搞的太僵毕竟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呢听到肖护士的建议正好借杆下驴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向床上的林逸飞道:“小伙子你别跑等我回来。”
秦医生有些苦笑林逸飞被车撞的七昏八素的如果能跑那可不是神经而是神人了。
只是内心有些奇怪他虽然是西医出身主攻解剖学可是知道钱老头虽然脾气比较撅但手头还是有两把刷子了可是林逸飞只不过是个新闻专业的学生怎么开出来的方子让一个老中医如此激动?
扭头望了林逸飞一眼突然一愣缓缓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萧别离微微点头“已无大碍多谢关心。”
秦医生看他精神并非萎靡更是奇怪只是听他的口气不由有些叹息看来这个林逸飞仍然不愿意醒来了满嘴的古文古话不知道他上哪里学来的。
何秀兰走上近前紧张的望着床上的少年道:“小飞你还疼不疼。”
萧别离犹豫了半晌“不痛只不过我真的不是……”
“不痛就好不痛就好”何阿姨慌忙打断了他伸手把被子给他盖好“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小飞你放心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妈也会为你解决的。”
林平有些不满不想妻子这么溺爱儿子男子汉大丈夫失恋算得了什么“小飞你不用担心女朋友跟别人跑了是她没有眼光我就不信我的儿子还能讨不到老婆!”
“女朋友?”萧别离喃喃念道眼中一丝疑惑。
“得了得了你忘了秦大夫刚才说什么了。”何阿姨不满道“走我们出去再说。”
“你懂得什么长痛不如短痛今天和小飞说明白了我不信我的儿子过不了这一关。”林平还要再说何姨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拽出了病房。
秦医生微微摇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萧别离只听到门外的何姨说道:“都让你不要揭小飞的短处了他现在还没有好你这样说万一他想不开怎么办秦医生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看他好像好的非常迅最好明天做个全身检查了。”秦医生建议道。
“好就听秦医生你的。”
声音渐渐远去萧别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乱如麻难倒自己竟然要在八百年后过上一辈子了那么岳家军怎么办岳元帅最后如何了?还有一张似喜还嗔的面孔浮现在了眼前“别离我要你念着我每天看到这块玉的时候就想我一遍!”
这所有的一切难倒都已变成了历史?想到这里萧别离内心如重锤撞击般的疼痛。
房门一声轻响萧别离望都不望就知道那个肖护士进来了他武功盖世更是心细如虽然武功目前失去但是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事一点未丢虽然没有绝世的内力支持听不及远可是一来距离太近二来肖护士三番四次的来到这里对于她的脚步声萧别离可是异常的熟悉。
“怎么不照镜子了?想通了?”肖护士人未到床前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已经扑面而来。
萧别离闻到药味精神一震无论下一步如何眼下总要能走动再说奋力抬起身来只觉得五脏六腑又是一阵大痛额头黄豆大小的汗珠冒了出来只是牙关紧咬哼都不哼一声。
肖护士一惊“你干什么你才动了手术这样就起来不要命了吗?”
伸手按住床上少年的肩头“小心缝合的伤口开线。”
望了肖护士一眼萧别离心中一阵暖意这里的人虽然非常陌生可是对他都是十分的关怀尽管他知道他们关心的是那个逸飞。
勉强伸手去接药碗肖护士白了他一眼“不准乱动!”伸手轻轻打了他手掌一下缓缓的坐了下来用汤匙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了少年的嘴边“快喝吧钱医生亲自给你熬的你架子可不小我在医院几年了劳烦他老人家熬药的除了赵院长就没有别人了对了”想到了什么的样子“钱医生今天有病人来了抽不开身子他让你”咯咯笑了一声“他让你一定要等他。”
心中有些好笑林逸飞病的不轻总要躺个个把月了看钱医生的样子生怕他跑掉一样。
萧别离只是笑笑先用鼻子嗅了一下味道皱了一下眉头。
动作虽然轻微肖护士心细如已经察觉“嫌苦是吧这是中药钱医生说了不能加糖的否则药性会弱的你先喝了它一会我再给找块糖来。”
看着她如同哄孩子吃药一样萧别离哭笑不得堂堂岳元帅帐下的第一个高手竟然到了这种地步那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只是他以前向来的过着刀头舔血风餐露宿的日子如此像掉入温柔乡的日子可是头一回了。
“不是药苦”萧别离缓缓道:“良药苦口如果是甜的反倒不会有什么效果了只不过”沉吟了一下“药有些不对。”
“怎么不对”肖护士急道:“这可是钱医生亲自抓取的钱医生多年的老中医了怎么会抓错药?”
“我不是说药错了”萧别离淡淡道:“我是说药的分量错了其中的白术和黄芪均不到三钱”
“这个影响很大吗?”肖护士有些忐忑道虽然她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光凭一闻就说药的分量错误不免有些天方夜谭不知道怎地听到他略带低沉沙哑的声音竟然有着莫名的信任!
回想起当初钱医生并没有称取实际的分量只是用手抓的肖护士不由有点信了。
不过她却不知道钱医生多年的老中医手上抓药的剂量比起电子称什么的差不了多少只是萧别离嗅出剂量不对倒是冤枉了钱医生量倒是足的只是这年头假的东西实在太多三钱的量能有一钱的疗效已经是烧高香了。


  文章来源:https://www.kanunu8.com

tyyph.com

猜你喜欢

申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友互联网转载,不做任何商业行为操作。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知rosejanemama#outlook.com,24小时内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