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太阳文学网

第四节神经病,精神病?

嘴角仍是一丝笑意肖护士道:“到底是浙清大学的才子说出的话都和别人不一样。”她听着林逸飞的说话只是觉得好笑仿佛面对一个老夫子一样只是神情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思。
“浙清大学?”萧别离念了一遍不再言语。
镜子中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女婷婷而立仿佛银瓶一般可是他知道她不是银瓶她是哪个他并不关心他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个。
如果不是因为他有铁一般的意志他几乎快被这种匪夷所思的处境逼的疯这不是梦境自己好像到了一个不属于大宋的空间不是金国不是蒙古或许不是中原!
失去了武功可以再练他的武功不也也是练出来的更何况他已经通晓别离**的神髓就算从头开始再练起来只会事半功倍却不会如当初一样走了许多弯路。
可是失去了安身立命所在他又如何面对?就算他炼成绝世的武功又有何用?
难道只有海外还有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生只是镜子中的自己不是自己又该如何解释?
他们说的一切自己都没有听过语气虽然有所不同可是毕竟能够勉强听懂可是就是这个听懂已经快让他崩溃他虽然能够听懂但是完全不懂!
“其实好的男儿志在四方的”肖护士生怕床上的少年想不开“如果真能有一番自己的事业容颜的美还是不美倒是其次了。”
“说的好”萧别离缓缓道“如果不是敌我不分就凭这几句话我就要和你交个朋友可惜……”内心却是有些苦笑我就算脑袋上被砍个十刀八刀的也绝对不会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我却好像……好像在别人的身体里面?
陡然间心中一寒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借尸还魂听闻湘西的言家有这门诡异的法术难道他们竟然施展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当初施展别魂离魄**的时候难道真的魂魄出窍附在了别人的身上若真的如此的话这里离朱仙镇有多远自己来不来得及赶回去突然叹息了一声我现在自身难保还考虑什么朱仙镇的战况实在有些可笑了。
银瓶呢这个时候又在哪里?
只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什么敌我不分。”肖护士一声轻笑“我们医院都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就算劫匪受了伤只要到了这里我们都要医治好了法官才能定罪的?”
“法官?”萧别离又念了一遍法官是什么东西听她的口气好像和衙门差不多了。
内心有些为这个古怪的林逸飞担忧不知道何阿姨见到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肖护士笑着拿起了针筒“别对着镜子臭美了和女人一样来我该给你打针了。”
终于扭过头来萧别离的目光落在了肖护士手里的针筒上心中有些疑惑他们好像真的给自己治病因为自己一觉睡醒感觉体内竟然好了一些虽然那针作用微弱但是刚才他们扎自己的一针好像的确没有恶意。
只是就算有恶意他也只能逆来顺受这时候人为刀俎他是鱼肉又能奈何。
感觉到手臂轻微的一痛转瞬一股凉意到了体内萧别离目不转睛的望着针筒突然问道:“你认识完颜烈吗?”
“完颜烈?”肖护士微微皱了下眉头“完颜?很少见的姓氏我只有在古装片中听说过。”
古装片是什么?萧别离愣了一下“金国雄踞中原北方完颜姓氏更是俯拾皆是你竟然说是少见的姓氏?”
“金国?”肖护士怔了一下突然收起了针管笑的直不起腰来“你可真逗你在浙清大学是学什么专业的表演系的吧笑死我了。”
萧别离有些怔表演系这对他而言无疑又是个新名词“你难道不知道金国?”萧别离难以置信。
“我怎么不知道我还知道大宋呢。”肖护士忍住了笑意一本正经道。
萧别离心中一喜“那我现在是在金国还是在大宋?”
肖护士足足望了他一分钟突然扳起脸来正色道:“林逸飞。”看他没有任何任何反应的样子不满道:“喂我叫你呢。”虽然脸色严肃可是怎么看都没有威严的气势或许她本身就是个小姑娘了。
萧别离这才回过神来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是什么萧别离自己好像叫林逸飞微微点头等待她的下文只是一颗心砰砰直跳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紧张。
“你这种态度和我说说也就罢了你要记得一会何阿姨来了你千万不要再是这种态度你知道你父母对你多关心吗是个男子汉就要堂堂正正的面对躲避不是办法的。”
父母?萧别离有些苦笑如果不是梦中这个玩笑开的就大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上了别人的身体还多出个父母只是仍有些不死心刚才自己询问那帮人把自己当作疯子看待这个姑娘倒还算好说话这个时候他如果不问个水落石出如何甘心。
“姑娘可知道朱仙镇的所在?”萧别离不知道怎地紧张异常觉得自己双手都是汗水生怕她一问三不知。
“朱仙镇?”肖护士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在河南吧离这里挺远的做火车要将近一天呢就算坐飞机也要一会了。”
对于火车飞机什么的萧别离完全没有概念他并没有询问只是耐心的聆听下文。
“我地理没有学的太好对了我记得几百年前岳飞大破金兵的地方就叫什么朱仙镇!”肖护士突然想到了什么望了一眼林逸飞心中有些奇怪这个病人的身体好像不错那么重的伤势一般人都是要死的样子他好像越说越有精神的样子。
“岳元帅大破金军在朱仙镇?”萧别离心中一种狂喜自己难道昏迷后岳元帅已经胜了?只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一字字道:“你说几百年前?”目光一转已经落在了挂历的上面公元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壬午马年这是一种奇怪的纪年方式自己从不知道还有这种年代!
只觉得有些眩晕心中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了心头。
肖护士却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难看点点头掰着手指头算到“可不是几百年了那时是南宋金国灭国的时候是公元1234年我历史虽然学的不好但是也知道岳飞打仗肯定是在1234年之前了不过就算马虎一些我们假定是1234年打的仗如今是公元2oo2年那也应该有六七八对了是应该是八百年了。”
“八百年?”萧别离就算再镇静也忍不住失声惊呼道:“你骗我你说我这一睡就是八百年?我就算死了投胎转世也不过用了这久的。”可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投胎不是都说投胎后要喝碗孟婆汤进而忘记前生所有的一切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恍如昨日怎么会是投胎转世!
“你睡了八百年?”肖护士一怔突然大声叫道:“林逸飞你是个大学生了也是个大人了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应该不让家里父母担忧的你只是生了一场车祸然后昏睡了两天!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不要把你的什么大宋金国的整天挂在嘴边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你爸妈多么担心吗?”
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肖护士萧别离心中一阵惘然等了良久肖护士见他一声不吭的样子终于恢复了平静也感觉到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这种无名火?
“我能不能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萧别离终于再次问道。
心中有些歉意觉得自己虽然是关心但是作为护士对病人火毕竟是不对的“你说。”
“我记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是”望了一眼挂历“那是绍兴十一年岳元帅在朱仙镇大破的金兵是吗?”
原来他还是没有把自己说的放在心里你看又是什么岳元帅金兵的摇了摇头又不知道他怎么说的煞有其事一样只是见到他的眼神有些凄然肖护士还是答道:“具体哪年只能去问历史老师了。但是你要知道岳飞呀金兵呀南宋呀八百年前已经灰飞烟灭了”
望了一眼肖护士萧别离好似浑身一颤“你说什么?岳元帅已经死了吗?”
“废话当然死了”肖护士越好气越好笑“岳飞就算是不死在风波亭不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如今也过了八百年了没有谁能过了八百年不死岳飞当然也不能!”
“你撒谎!”萧别离突然一声大吼“岳元帅一直视秦宰相如手足一样当年更是舍身救他秦宰相对岳元帅向来推心置腹无话不谈又怎么会害死岳元帅!”他有些相信自己来到了八百年后可是却不能相信岳元帅一直视为大哥的秦会之能够痛下毒手害死岳飞!
望着林逸飞的脸孔有些抽搐眼中露出了狰狞的光芒肖护士心中突然有些害怕虽然知道床上这个年轻人绝对不能跳起来伤害自己却也倒退了几步
病房的房门蓦然被推开秦医生走了进来望了一眼床上的林逸飞目光中有些困惑“肖护士什么事?”
肖护士犹豫了半晌终于道:“他说岳飞和秦桧是亲如手足一样还说自己一睡就是八百年。秦医生他的精神好像真的有点问题。”突然看到秦医生身后的林氏夫妇脸色有些苍白后悔在他们二人面前提起生怕刺激了何阿姨虽然她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人能够相信岳飞和秦桧是亲如手足。
秦医生一怔走到了林逸飞的面前和蔼的说道:“林逸飞你好一些了没有?”
萧别离突然全身一震望着秦医生半晌目光中渐渐露出惊骇欲绝的神情“秦医生?秦会之是你?”
秦医生怔在哪里“谁是秦会之?”
萧别离惨然笑道:“当年难道真的是你杀害了岳元帅?”岳元帅帐下精兵无数本人更是罕见的绝世高手如果说死在疆场他还不信可是若说是奸人所害他还信了三分只是因为岳元帅有个缺点对于高宗太过信任!
他对秦桧也很信任这难道就是他取死的原因?
可是难道对人信任也是取死的原因?
这下秦医生有点听明白了敢情眼前这位把自己当作秦桧了肖护士说的不错王医生说的也不错这个少年实在是精神有些毛病只是这个学生历史学的倒不错一般人很少知道秦桧字会之的他虽然知道但是被林逸飞蓦然提起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皱了一下眉头“肖护士准备镇静剂。”
何秀兰眼泪又涌了出来只是望着自己的儿子道:“小飞你别吓妈妈了你还认识妈妈吗?”说着要要走上前去林平一把抓住了妻子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儿子如今看来竟是那么的陌生!
虽然在床上不能动弹可是他竟然害怕儿子伤害了妻子。
肖护士应了一声在药剂推车上取了镇静剂望了林逸飞一眼心中有些害怕秦医生看到她惧怕的样子走到她面前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来“把针给我。”
肖护士犹豫的把针递了上去秦医生接过针头走到林逸飞的身旁挽起了他的袖管却是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举动生怕他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出奇的是萧别离只是望着天花板目光有些呆滞嘴上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在秦医生耳朵好使一些却只听到他始终重复了三个字!
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秦医生有些困惑却飞快的给林逸飞注射了一针镇静剂开刀解剖对他来说都是轻而易举打针更是不在话下了。
给林逸飞打了一针后秦医生才有些镇静下来说实话刚才病床上这个年轻人望着他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他竟然心口砰砰直跳那好像是一种恐惧可是自己对他恐惧什么他只是一个病人精神病比他病的重的自己也见过怎么会对这样的一个学生如此害怕但若不是恐惧那又是什么?——
秦医生的办公室里面一脸凝重的看着手中林逸飞的cT脑电图的片子眼中流露出一丝讶然对面的林平夫妇都是有些不安却不敢打断他的思路。
肖护士静静的站在一旁一会望望秦医生一会又看看何阿姨不知道脑海中突然现出那两道狰狞的目光里面竟然有着说不出的绝望忍不住一阵悸动。
咳嗽了一声秦医生终于打破了沉静指着cT脑电图片子一处暗影道:“这里是脑干也就是脑的主干它是由脑桥延髓和中脑共同组成的对了林先生我记得对你说过了。”
林平茫然的点点头“是的秦医生你还说小飞的脑干出血压迫他的中枢神经当时说他已经没有自主的呼吸没有想到后来又好了。”
心中有些庆幸儿子大难不死但是另外一种失望很快就充斥了脑海。
“不错。”秦医生点头道:“我电话里面听到了你的讲述后来也听了王医生对病情的讲述本来以为林逸飞是中枢神经受损引的神经病没有想到新的片子出来后才现”微微顿了一下“他的脑干出血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痊愈了。”
“什么?”林平一怔心中暗想难道是当初儿子的脑电图的片子搞错了只是心中疑惑却没有说出来人家可是专业的自己如果质疑对于儿子的病情可是有些不利。
肖护士都是有些吃惊病人的脑干受损是件大事轻的头痛头晕什么的如果重一点就可能引起行走不稳半身不遂的症状林逸飞当初脑干出血怪不得秦医生当时说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就是变成植物人都是大有可能的。
“秦医生”何秀兰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我儿子没有精神病了?”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如果儿子活了但是不认父母了那几乎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了。
缓缓的摇摇头“他没有神经病但是不证明他没有精神病。”
“神经病?精神病?”何秀兰脑袋几乎大了两个“秦医生这又有什么区别?”
秦医生指着片子解释道:“神经病是神经系统疾病的简称神经系统是人体内的一个重要系统它协调人体内部各器官的功能以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起着号司令的作用。凡是能够损伤和破坏神经系统的各种情况都会引起神经系统疾病。”
微微停顿了一下让二人消化了一下“比如说头部外伤会引起脑震荡或脑挫裂伤;像林逸飞开始的那样当然还有细菌、真菌和病毒感染会造成各种类型的脑炎或脑膜炎;先天性或遗传性疾病可引起儿童脑育迟高血压脑动脉硬化可造成脑溢血等等。”
“可是秦医生你不是说小飞的脑干出血已经痊愈了吗?”林平总算听明白了一点。
秦医生沉思了片刻“不错从脑电图的片子看他脑干已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这也是我感觉到最疑惑的地方。”
望着二人询问的眼神秦医生苦笑道:“这种脑部受损极难医治头痛、头晕、睡眠不正常、下胶瘫痪、半身不遂、肢体麻木、抽风、昏迷、乃至植物人都是神经病的常见表现方式而且一般不会自己痊愈的国内对于这点的医治还属于探索阶段”咳嗽了一声“也就是试验阶段换句话而言风险极大。”
林平心中一动好在逸飞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损伤竟然痊愈了不然自己和妻子真不知道如何是好“那国外呢?”
“国外也是仪器先进一些了”秦医生摇摇头“具体情况我也不得而知但是通过学术交流来看好像也很少有有效的方法你们要知道人体的大脑是人体最为复杂的地方现在医学只能知道个大概具体的完全掘那恐怕要在几百年后”苦笑着又摇下头“或许人类大脑的秘密无穷无尽的就算再过几百年能不能研究明白也是未知之数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林平问道:“秦医生你说我儿子没有神经病但是不排除有神经病的可能这又如何解释呢?”
秦医生缓缓道:“精神病也叫精神失常是大脑功能不正常的结果以现有的仪器设备和手段还查不出大脑结构的破坏性的变化。”
望了一眼手中的脑电图片子“根据现有的资料表明精神病是由于患者脑内的生物化学过程生了紊乱或是某些体内的新陈代谢产物在脑内聚集过多所致。由于精神病患者大脑功能不正常所以这些患者出现了精神活动的明显不正常如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哭笑无常有时面壁或对空怒骂有时衣衫不整。”
“可是”林平犹豫道:“这和我儿子有什么关系。”其实他知道这和逸飞有着很大的关系。
望了一眼林平夫妇“关于精神病的诱因有很多种比如说现在社会生活节奏过快生活压力过大感情压力”略微顿了一眼不知道怎么的看了一眼肖护士只是肖护士也是听的津津有味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中藏了什么“失恋也算是精神病的一种诱因了还有最近部分高校频频出现学子抑郁精神失常甚至跳楼的现象这都是长期的精神抑制导致患者脑海中生化过程的紊乱又是不注意调节情绪无处宣泄造成的精神失常的严重后果。”
“那我儿子呢?”林平终于问道:“他难道真的是精神病吗?”
何秀兰一直眼中噙着泪水听到这里忍不住大叫道:“小飞他不是精神病他不是精神病!”只是一直压制的感情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忍不住低声啜泣了起来。


  文章来源:https://www.kanunu8.com

tyyph.com

猜你喜欢

申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友互联网转载,不做任何商业行为操作。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知rosejanemama#outlook.com,24小时内立即删除。